浮木彻铃

【忘羡】不移分毫 (4) (完)

转载于 蓬酿雪一坛

蓬食麻:

Wifi:想和自己发明的AI谈恋爱了怎么办


伪宅羡×伪AI叽,有bug,黑科技真神奇。


(1) (2) (3)


 


 


 


——


 


“你又在瞎想啥?还不去干活。”


“哼哼,你爷爷我正考虑怎么修复‘含光’,没空理你。”


江澄对于魏无羡的话选择性过滤:“含什么光,去你的,你知不知道温情要商量下午社团负责人见面的事,现在在到处找你??”


这真是……“好吧我去,堂堂怪件社社长居然沦落到如此地步,岂有此理……”


江澄冷笑:“亏你还记得你是谁!我警告你啊,等会儿见古思社的人记得把手机关了,别整天捧着跟女朋友似的,丢人。”


魏无羡一翻眼,江澄根本没加入这几个社团好吗。 “好好好,讲真我们跟古思社关系也没那么差,那些相爱相杀都是八卦区小姑娘没事编出来的。”


“古思社那边说,他们负责人派蓝忘机。”


“怎么?”


“你别老撩他,别乱说话。”


魏无羡敷衍地点点头。和蓝忘机说什么,说谢谢你当初社团联合表演时穿了古装,给了我灵感让我有了‘含光’的想法?“我知道。”


江澄心中呵呵呵。


你知道完了,那你怎么不知道这几天放你桌上的水果零食其实是蓝忘机送的呢?


魏无羡收拾好衣装,一提背包:“拜拜了师妹~”


“你等一下。”


“又有什么事?”


“你刚刚说什么,你要回去修复‘含光’?”


“是啊,之前不是和你解释过了吗。”


怪不得魏无羡这几天一副丢了魂的样子,“你怎么搞的?”


“前几天从会场回来后,‘含光’的回复速度越来越慢,延迟越来越严重,然后彻底崩了。”


江澄愣了愣,憋出一句:“那你还好?”


魏无羡潇洒地抖了下包:“不用啊,想安慰我的话多发红包更有效。走了,晚上我外面吃饭。”


发现问题时,他跟含光说:「我这边可以调整,但不知道为什么等待的时间还是变长了,你以后不能准点叫我起床了哈哈哈哈」


哈。没有告白前,如果含光真人在自己面前魏无羡绝不敢这么说话。


「没事。」


过了很久才有这两个字出来。魏无羡第二天早晨才明白他的意思,含光的声音依然准时响起,让他起床,叫他羡羡。


「我可以提前叫你。」


魏无羡却写不出调笑的话,这意味着他们相处的时间所剩无几。含光察觉到了吗?


「其实,每天你发给我的语音我都保存下来了」


「为何?」


「你声音好听啊,最适合催眠了」


「别闹了。」


「还有还有,我突然觉得我老是给你发消息是不是不太好,什么事都和你说,你烦不烦我?」


「不烦。」


与含光断开联系的那个时候,他站在学生会门口,身边的学生来来回回。最近敢跟江澄说话的女生也多了起来,会议室内温情气呼呼地给温宁讲解接下来的步骤,绿植下面,绵绵和她偷偷混进来帮忙的男朋友头挨着头研究同一份文件。


而他正对着阳光眯起眼,和含光说:「如果我能见你一面就好了。」


一本书总会被写完,突然而又必然。


可他忍不住想象含光在联系不上自己后会怎么做。不得不承认,最有可能的就是和魏无羡一样惆怅感慨,过一阵子,回归他原本的没有过“羡羡”的生活。


也许后来他会追到那个叫夷陵的人,也许永远错过,也许生离死别后终有聚首之时。


谁知道呢。


魏无羡相信一切的点到为止,对于他,却只愿更深入的探求。


他边走边用江澄的手机拨通聂怀桑的电话,这人回来后听说不对,一直不敢先联系魏无羡。


“嗨,怀桑啊,好久不见。”


“魏魏魏魏哥!!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,除了给你发错地址我什么也没做……”


“……你发错成啥了?”


“那个,就是,我让你下的这个其实算是一个不小心作废的试验品,所以图标才是一样的。这也是通讯设备,但是只能由两个人一对一使用。魏哥你知道之前我也不太懂,于是我就托人帮忙,人托人托人,最后,最后完善工作其实不是我做的,后面把两个地址弄混难免嘛哈哈哈哈……”


魏无羡有种不太好的预感:“那你发给我的这个是谁做的?”


“魏哥你看我还能找谁,就是古思社的蓝忘机,他们社团对古代人也很有研究对不对?”


魏无羡皱眉,看快到地方了没再深究:“他管我们社的事干什么。算了,我晚上回去再找你。”


提起蓝忘机,他就不由得思维发散一下。这人本来见得少,宿舍也离得远,翻墙买酒碰见过几次,筹划活动时见过一两面,最最惊艳的还当属前段时间社团联动时,一袭白衣出尘的扮相。


因为有约,魏无羡只来得及匆匆扫了一眼,刻下他的模样。


当晚他做了个混乱不堪的梦,过完了一个人的两辈子。梦醒后魏无羡临时赶出“含光”的初步企划,机缘巧合,蓝曦臣无意看见了这份不完整的企划书,联系上了他。


那一夜的幻梦已经褪去斑斓的颜色,仅仅残存某种印记罢了。然而,只不过才见到那张脸,魏无羡还是忍不住一瞬间晃了心神。


“我知道你是蓝忘机同学,你好啊,我是怪件社社长魏无羡。”他还记得握个手。蓝忘机深深看了他一眼,矜持地点头。


等碰到温宁,魏无羡向他诉苦:“怎么那个蓝忘机都不和我说话的?”


温宁提出了一个新思路:“也许蓝学长不好意思吧?”


不管好不好意思,被分配到和魏无羡一起也得受好了。


“我听聂怀桑说过,你算我半个同行的?”


任凭魏无羡说干一张嘴,蓝忘机最多也不过微微颔首,偶尔低低一声“嗯”,简直包含千言万语。


但很奇怪,魏无羡感受得到他是在认真听自己讲话的,当即无视分下来的工作,和蓝忘机说话:“前几天我下楼买酒被你抓到了,没有上报,谢谢你啊。”


蓝忘机居然抖了一下,“没事。”


他这两个字说得又快又含糊,魏无羡再粗线条也能察觉到他的反常,忽然有种预感,刚要说些什么,就听见几个分外耳熟的音符跳了出来。


魏无羡:“……”这不是含光写的那一首曲子吗?!


蓝忘机手快地按下静音,清了清嗓准备解释,“对不……”


那段旋律突兀地再次跳出来,在空教室里久久不散。


魏无羡敢打赌蓝忘机脸一定黑了一瞬。他按掉电话的动作都有点泄愤的意味,一指禅给来电人发了条短信。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”


打来电话的蓝曦臣:“……”


默默无言几分钟,魏无羡从顺过来的果篮里拿出一个苹果,“你要不要吃个苹果?”


蓝忘机摇头。魏无羡继续:“那你可不可以帮我削一下?我手之前被刀子划伤了。”


面对一个刚交流没多久的人的请求,蓝忘机似是一愣,随即应下。他用的是魏无羡的水果刀,削出来的果皮长而薄,苹果比魏无羡削得美观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

连掌控刀刃的修长手指,都被鲜红的果皮衬得愈白愈美。


魏无羡无意识盯着蓝忘机的手看了会儿,悄咪咪给江澄发消息:「我完了。」


「你又惹了什么事??」


「……不是惹的你想的那种事,还有,今晚上我有可能不回宿舍了」


「???夜不归宿你行啊,解释一下」


「喂???魏无羡??!!?」


“好了。”蓝忘机把削得能参加选美的苹果递回给他,简直和谁闷得一模一样,贴心得一模一样。


吃着吃着,他听见温宁在门口敲敲门:“打扰了蓝学长,我姐姐让你过去一下。”


“就来。”


蓝忘机就这么走开了。


魏无羡赶紧喊住他:“含光!”


两个人同时回头,一个错愕一个不知所云。不知所云的那个看看魏无羡又看看蓝忘机,乖巧地先离开了。


魏无羡深吸口气,却被蓝忘机比他更紧张的表情逗笑了。他还尝得到苹果的汁水,那句话说得对,喜欢的人给你削个苹果都甜。“你以后,还是可以卯时就叫我。”


蓝忘机本能道:“好。”


听他答应,魏无羡眼睛一亮,把苹果放在果皮上,立刻扑向蓝忘机。


“那那那,我们从哪一步开始比较好?牵手kiss还是上……完蛋你带身份证了吗,我把我的忘在宿舍里了,要命!”


蓝忘机沉默了。他双手稳稳搂着扑进怀里的魏无羡,在他耳边迟疑地问:“没有。刚才你说的,是告白?”


怀里的人抬起头,二人的目光终于相接。与魏无羡所有幻想所吻合的琉璃,至始至终唯一映出他的模样。


他的眼里也荡开笑意,愈加喜欢,吧唧就亲了还挺呆愣的蓝忘机一口。“不然呢?听说你们古代人都很含蓄的。”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Fin





——


这篇是考前放松的鱼,随便吃吃,随便吃吃


其实第一篇的时候很多姑娘已经猜出来剧情,但估计被我后面迷惑懵了(。)于是解释来啦→【我是解释】


有个评论说,以为是羡羡和书里的汪叽在对话,一开始真的是这样打算的呃……but没办法圆得科学,虽然现在也不科学,但还是选择了同时空的方式……如果要写这个梗的话请告诉我我也好想看——!


希望下一篇哨向自己会有进步吧,感谢大家=3=~

热度(331)

© 浮木彻铃 | Powered by LOFTER